一生痴绝处 唯解花间语

zb尊宝娱乐手机版 www.xdfzz.net 2018-04-13 09:47 来源:昭通新闻网

◆全秋生

 吴俣阳,本名吴小军,2000年在鲁院学习时,我们是同班同学。当时他还是一个小孩子,整天围着女生屁股后面转。那时我主持着一家民刊与一家民营图书公司的业务,学习只能是半工半读,白天上课,晚上还得加班,从不住校的结果最终让我与同学们极少有来往。

十几年后,同学们建立了微信群,我才知道有一个畅销书作家叫吴俣阳,一打听才知道就是吴小军。据他自己说,小军这个名字不吉利,常被人骗财骗作品,骗他的人甚至有身边的同学与朋友,于是他发誓要振作起来,像太阳的光芒一样,让自己的满腹才华映照这个知识爆炸的年代,遂改名为吴俣阳。

吴俣阳果然没有辜负改名的初衷,自从《相见何如不见时:仓央嘉措的诗与情》代表作出版后,一发不可收拾,接二连三地出版了《相见何如不见时2:仓央嘉措,他路过玛吉阿米》《仓央嘉措:人生就是一场修行》等数十部图书,成为诗词解析类图书市场上一名炙手可热的青年作家,他的创作成就无疑是中国文坛的一匹黑骏马,尽管他目前头上仍然没有“作家”的光环,哪怕是地市级作协都没有申请加入。惊愕之余,我果断向吴俣阳发出约稿函,希望能出版他的一部图书。

于是,便有了我们十几年之后的第一次见面。昔日翩翩美少年如今变得高大魁悟、健谈,再相逢快乐依旧如故,难得的是他还保持有一颗童心,喜欢用“真善美”的眼光去追求真相,然后口无遮拦地说出来,全然不顾别人乃至朋友的感受,这与我在群里见到的他是一致的。面对他开出的一长串可供我出版的书单,吃惊之余我选择了《天青色等烟雨 而我在等你:周邦彦词传》(以下简称《周邦彦词传》),因为在读大学期间我就对周邦彦的词曲情有独钟,对他与宋徽宗、李师师之间那一段情感纠结更感兴趣,我个人认为这是南宋文坛上绕不过去的一道大餐,我想看看吴俣阳如何解析这些古代风流人物的神秘之处,没有想到的是吴俣阳给我带来了大大的惊喜:《周邦彦词传》独创性地将周邦彦的一生分为“风”“花”“雪”“月”四卷,从青少年、壮年、中年、老年各个不同的人生阶段,通过其大量的词作,用图卷的方式完美展现了他的经历与遭遇。同时,通过对贯穿周邦彦一生的八个身份不同、性格迥异的女性人物极其生动细腻的刻画,讴歌了至真、至美、至纯、至善的爱情。

据史料记载:周邦彦乃宋词发展史上当之无愧的结北开南的人物。他的作品以男女之情和离愁别恨之类为主,但在艺术技巧方面,对于北宋婉约派词人来说,称得上是集大成者。他的词作艺术形象丰满、语言秾丽。他善于精雕细琢,时出新意,给人以比较深刻的印象。他还善于把古人诗句融化到自己的词作里,并做到巧妙自然,在艺术风格上具有浑厚、典丽、缜密的特色。其词风对南宋的史达祖、姜夔、吴文英、周密、张炎等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前收苏、秦之终,复开姜、史之始”,开启了南宋之后的格律词派,在词史上具有极为重要的地位。

至宋,乃至之后的元明清及民国,周邦彦于文坛依然是独树一帜的人物,但时至今日,大家对他的了解却越来越少。吴俣阳要为这样一位诗词大家作传,无疑是一道极具挑战性的创作难题。吴俣阳解读诗词不只囿于引经据典、逐字逐句解析、一味穷究学问的写作藩篱,他对我说过,他的写作是需要成本的,这里的成本不是指研读史料和创作的时间,也不是购买图书资料的各种费用,而是指他每写一部书稿,动笔之前一定要按诗人或词人当年出生、求学、出仕、养老归葬所在地进行访察寻根,对沿途的名胜古迹、人情风土进行细致地观摩与研究,不断地积累、打磨第一手资料。为此,他花了数年时间,自费沿着周邦彦当年为官求学的足迹走了一圈,在行走与阅读当中解析周邦彦存世的部分优秀词作,捧出了《周邦彦词传》这部有传承价值的好图书。

欲为人作传,必先晓其史。传主一生经历的文史、情史、家族史都必须了如指掌,才能下笔千万言,上下数百年,纵横千里。《周邦彦词传》一书是按周邦彦与八位女性人物相处、相知、相爱直到离去的顺序落笔:

发妻嫣若。周邦彦少年时期所娶之妻,二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感情深厚。无奈求学期间,嫣若因病早夭,成了他心头永远无法回避的怅痛。

续弦婉宜。发妻嫣若因病去世,经年后回杭州续娶王氏婉宜。因长期两地分居,周邦彦时常在东京思慕远方的妻子,这一时期的词作,大多体现了他睹物怀人的心绪。

汴京妓萧娘。青年时代的周邦彦在东京求学任官期间,因与妻子婉宜两地分居,时常流连在烟街柳巷,并结识了才貌双全的汴京妓女萧娘。二人虽只是露水情缘,却也是真心相爱,彼此取暖,这一时期周邦彦文风的词作香艳,有不少都是为这位红颜知己所写。

庐州妓追月。宋哲宗元祐二年三月,新旧两党激烈交锋,作为新党支持者的周邦彦被贬至庐州任教授之职,并由此邂逅了温柔可人的官妓追月。然而,元祐五年秋,35岁的周邦彦再次遭到朝廷排挤,被改迁荆州教授,他与追月的这段感情至此亦无疾而终。

主簿妻心荷。元祐八年春,38岁的周邦彦改迁溧水县令,因早已被排挤在朝堂之外的新党继续遭受到来自旧党势力接二连三的打击,心灰意懒的他无意于仕途上有任何的转变,却在胭脂河畔,与下属主簿的妻子心荷开启了一段令人侧目的婚外情。然而这段痴爱来得快,去得也快,心跳之后,终又归于寂灭。

知音岳楚云。元祐末年绍圣初年,因新党势力重新回归朝堂,遭受多年排挤的周邦彦终于等到了扬眉吐气的这一天,在溧水县令任上的他结识了苏州营妓岳楚云。此时,周邦彦已年近四旬,但他那颗不老的心,却依然为他那些绚烂的情事,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知己李师师。宋徽宗政和六年,61岁的周邦彦从明州知州任上卸任回到东京,并出任秘书监一职。竟然在这个时候结识了艳帜天下的名妓李师师,二人惺惺相惜,迅速发展成一对忘年交,一时传为街巷美谈。

归宿容霜。宋哲宗元符元年秋,已回东京任职的周邦彦经历了人生中最为煎熬的变故,与他相守经年的续弦王氏在杭州病逝,而这一年,他已四十有三。悲痛过后,他在东京另娶了第三任妻子容霜,二人感情甚笃,在此后的日子里可以称得上形影不离,堪称夫妻典范。朝堂之上,新旧两党交替执政,周邦彦的仕途也一直沉浮不定,但无论身在何处,容霜始终相伴在侧,直至66岁的他溘然长逝在流浪逃难的路上。

全新解读古人诗词背后的浪漫情感、人文关怀,文字优美而多情,清丽迷人,雅俗共赏,如彩蝶翻飞,又似百灵歌唱,三言两语便能直击人心深处最柔软之地,在字里行间引领读者穿行于风花雪月的唐诗宋词之间,正所谓“一生痴绝处,唯解花间语”。

吴俣阳被女性读者推崇为“新花间派掌门人”“中华诗词解析第一人”,是有着其深厚的创作背景的。当年因为《相见何如不见时:仓央嘉措的诗与情》一书而成功引领图书市场的“仓央嘉措阅读热”至今仍未消褪,吴俣阳没有停滞在成功的喜悦里。他深知,古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重要性,他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写一部书,至少要行千里以上的路,用他的脚步去丈量古人远去的行踪,与时光同行,与变幻莫测的岁月同步,去对更多的诗人词家进行“吴俣阳式”的解析与诠释,我将拭目以待他的笔下涌现出更多更美的词传作品来。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28964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主编:陈元云 责任编辑:李梦菲
关键词 >>
    zb尊宝娱乐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