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源于不留人生遗憾

2017-12-27 09:51 来源:

李云飞

年过半百,我的想法多起来,想得最多的是什么是幸福?我想,“三观”不同认识也不同。我的感受是:幸福源于不留人生遗憾!

初中毕业,前途茫然,十五岁我就下乡当了知青。从那时开始,我的人生就是一个“拼”的历程,没好好睡过一次觉。我的睡眠严重不足,头发经常脱落,好在脱落了又长出来,只是稀疏,不至于秃顶,也就不担心什么。那时,我狂热而执着地追求文学梦,特别崇拜大作家,跟在他们的后面走。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成了一名文学青年,居然写出不少东西来,还获过几次奖。我没别的爱好,不管白天黑夜想的都是文学创作,连做梦也在搞创作。

恢复高考的第一年,我没敢去报考,但招进了工厂,成为一名产业工人。我从事的是没多少技术含量的冶炼工种,可能领导看我肯拼,加之年纪又小,不忍心误了我,安排我改行当电工,算是技术工种。我却不喜欢,什么都不懂,成天跟在电工专业的师傅后面,被呼来唤去,看他们的脸色干活,很不是滋味。

我的自尊心受到一次次打击后,我决意报考在职大学。我一边上班一边复习,在“拼”中自学完成了整个高中课程。我的语文老师很好,为我做了很多工作,母校终于同意我“编外”参加高中毕业考试。我成功了,获得高中毕业证。我考大学的信心更足了,“拼”劲更大,顺利考起贵州广播电视大学(中文系),拿工资读书。我比其他同学富有,生活有保障,没后顾之忧,学习“拼”出了好成绩。我当选为大学团委副书记,还兼任“中文系”的团支部书记。我就这样一直“拼”着走,在大学入了党,成为一名共产党员。

可能是学习成绩优秀的缘故吧,我万万没想到,大学毕业,我被分到厂里的职工中专教书。我并不喜欢教书,想不通,成绩一般的同学倒分到各自喜欢的岗位。没办法,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还得服从组织分配。职工中专都是在职考进来读书的职工,毕业后无条件转成干部。当年,两名瞧不起我的技校生师傅,也考了进来,成了我的学生。他俩见了我,不好意思地对我表示歉意。我真诚地对他俩说:我还要谢谢你们,你们也在上进,是你们逼我上进,我才有今天!

父母的老家在昭通,都是鲁甸人,我就出生在鲁甸县文屏镇。我只教了一年的书,第二年就调入昭通日报社,从事新闻工作。这一“从事”就一生一世了。我逐渐成了一个“杂家”,什么都写点,什么都写得不好。但我非常喜欢这份职业,也就笨鸟先飞,继续“拼”着走。要“拼”出个样子来,就得下苦功夫。日常生活多半在“熬更守夜”中度过。直到现在,我夜里两点以前都很难睡下去,即使不写稿,也睡不着。渐渐地,一次次的通宵达旦写稿获得一次次的成就感,也让我在一次次“突破”中获得幸福享受。我文凭不高,只是个专科学历,但我从不气馁。我将新闻事业变成了一生的追求,并坚信一分付出,一分收获。我竭尽全力“拼”着走,职称一路破格,如今,我已是教授级的高级编辑了。要说遗憾,我没什么遗憾,只有一种深深的愧对,那就是愧对父母的养育之恩,没尽到儿子的陪伴义务,让老人在他乡时刻“牵挂”着。

但就事业来讲, 一个人不管喜欢什么,想到了还要做到,“拼”过了才没什么遗憾。退万步说,即使不成功也是圆满的,这就是幸福!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28964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主编:陈元云 责任编辑:
关键词 >>